山蚂蚁涂料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山蚂蚁涂料 > 断断续续的头痛了好长一段时间

    断断续续的头痛了好长一段时间

    2017-08-27 20:40 admin
     
      我是高血压患者
     
    1997年,我36岁,记不得是几月份了,我给爸爸打电话,爸爸说,你量量血压。从此,我知道自己是高血压
     
    患者。
     
    爸爸是医生,血压也高。一辈子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吃鸡蛋黄。爸爸曾经告诉我,高血压会遗传,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。
     
    爸爸给我说这话的时候,我还小,所以,也就没当回事。也不知道高血压的危害有多大,所以,在生活上也没怎么控制。喝酒、抽烟,只是不
     
    敢当着爸爸的面。
     
    成家以后,春节回家过年,可以当着爸爸的面喝酒,但,抽烟,还是要避讳的。好在,我的烟瘾不大。
     
    我很小的时候就会量血压,看体温计,是爸爸教给我的。还给爸爸打过一次针,扎几次扎不进去,把爸爸疼的直皱眉。完了爸爸还安慰我,说
     
    没事。
     
    因为知道自己会患上高血压,所以,当真患上的时候,一点也不紧张,也不吃惊。很坦然的就接受了。这真的要感谢当医生的爸爸。周边的很
     
    多朋友对终生吃药很抵触,对药的副作用很恐惧。我是一点也没有这种心理,坦然的很。
     
    许是这种坦然,我和高血压一直能够和谐相处,除了换季会有偶尔的波动外,大部分情况下,都在合理的范围内。
     
    今年,是吃降压药的第20年,每天早上吃,很习惯了,也没觉得什么不方便。一个医生朋友曾告诉我四句话:
     
    第一句,高血压不可能根治,能根治的,肯定不是真正的高血压。所以,不要相信广告宣传。第二句,血压高了就吃药,靠偏方治好的,不是
     
    真正的高血压。第三句,任何药都有副作用,和生命比起来,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计。第四句话,你是正常人,是比别人多吃几片药的正常人。
     
    朋友的话,对我起到了很好的心理暗示作用。我不是病人,我没病,我只是高血压患者,我只是一个比别人多吃几片药的正常人。这个概念的
     
    形成,使我能够正确对待血压,没有什么负担。
     
    有一年体检,医生告诉我,说我的身体不错。当我告诉医生我是高血压患者,吃药十多年了。医生不太相信。说我的器官没有任何质变,不像
     
    是高血压患者。
     
    我对血压反映很敏感,一旦高了,头就会疼。而且疼的和平时不一样。血压低了,也会疼。医生说,有反映的好,会时刻提醒你注意自己的血
     
    压。
     
    观察周边的朋友,患高血压的特别多。大致分为三类:
     
    一是不在乎,反正没什么反映,不疼不痒,不管它。
     
    二是很在乎,但又不吃药,靠偏方,靠控制饮食,只吃素,不吃荤。
     
    三是很随意,想起来了,就吃片药,想不起来了,就不吃。
     
    我不属于这三类人,我用的是老人家的策略:
     
    战略上,要藐视敌人,战术上,要重视敌人。
     
    这个重视,就是预防。
     
    按照医生对病人的分类,一种是对病情满不在乎,一种是对病情很在乎。我属于后者。
     
    前几年,吃过早饭后总是心慌、不舒服。我怕死,担心出什么问题,于是就去做了一个64排CT,得知没有什么大问题,心就坦然了。从那以后
     
    ,早饭后心也不慌了。
     
    医生说我是心理作用,妻子说我是神经病。
     
    身体有什么不舒服,很敏感,神经质。这应该是我的特性。这种特性小的时候就特别明显,为此,总是得到家人的奚落。
     
    一点头疼脑热,就大惊小怪。这是我的常态。高血压不是头疼脑热,是会要命的病,我反而没有大惊小怪。只是从心理上给予了极大的重视。
     
    我没有因高血压而降低自己的生活质量。我不会像有些人那样这不吃那不吃,我什么都吃。我信服《零极限》里的一句话:
     
    食物本身不可怕,你对食物的看法才可怕。
     
    为此,我采取的行动是:吃药,运动。
     
    吃药,是为了吃肉。
     
    运动,是为了喝酒。